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萊茵 | 13th Sep 2006 | 隨筆寄意 | (2005 Reads)

現今暴力、語言暴力橫行,似是無日無之。想到適逢閏七雙鬼月,不禁也起哄的嘆一聲:人何寥落鬼何多…

《孫子兵法》有云:故善用兵者,屈人之兵,而非戰也;拔人之城,而非攻也;毀人之國,而非久也。必以全爭於天下,故兵不頓而利可全,此謀攻之法也。故用兵之法,十則圍之,五則攻之,倍則分之;敵則能戰之,少則能守之,不若則能避之。故小敵之堅,大敵之擒也。骨子裡好戰如我,雖明知不可為亦想為之,但想到這是多麼愚蠢的行為,亦只好把欲戰之心強壓下來。本想來個「不戰不和不守,不死不降不走」,又沒有葉名琛的浪漫。

幾番考慮,今決定借子房之智,傚沛公入蜀--把萊茵殺死,並宣告此Blog無限期停止運作。下此決定,非全因目前情勢,而是考慮到事情將有惡化可能(事實上,已經在惡化中…),可以看到的是,劣質對本人懷有一種歇斯底里的瘋狂(還是該說迷戀?),我不能肯定這種瘋狂會否蔓延,甚至危害到我的訪客、朋友,如到了那個地步才知進退,只怕覆水難收。

我想要的是自由的翱翔,而非做隻公園中的孔雀,想自詡鳳凰,但在寫這篇時,做了一些相關考究--原來中國的鳳凰,與西方傳說中的火之鳥(Phoenix)並非同指一屬,更可能全沒關連。雖做不了鳳凰,卻也不願作貓爪下的夜鶯,我需要凝視的,是這片仿如鳥籠的天空,而非那隻骯髒的貓爪。既然如此,那我只好化為一縷和煦的晚風,迴繞於山澗之中。

這篇文,其實已寫了多天,對於關站始終有點不忍,現在明白拖無可拖,亦只好引刀成一塊。是嘩眾取寵?是子虛烏有?謎底就在其中。

 


萊茵 | 11th Sep 2006 | 隨筆寄意 | (545 Reads)
在台北,「百萬人民反貪腐倒扁運動」正進行得如火如荼,報章上所見都是一片紅色人海,這萬人空巷、群情洶湧的感覺,讓我想起了我們的七一遊行。對於社會上的不公,人民是應該有藉集會、遊行申訴的權利,社會運動在歷史中亦起了推動性作用。 (閱讀全文)


萊茵 | 4th Sep 2006 | 隨筆寄意 | (457 Reads)
《萬歲!!我也有劣質啦!!》的第十二個留言,阿碳問我的一個問題,疑慮可能不只他一人,現在我將以發文來回他的話,藉以一並回答心中有同樣問號的人,也方便用Rss的看倌。 (閱讀全文)

萊茵 | 1st Sep 2006 | 隨筆寄意 | (575 Reads)

正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,我雖仍未出名,但總算上了推介,卻竟換來意想不到的後果--劣質找上門。

據我所知,劣質一向只找名人,今次小弟能有此榮幸,也不知是幾生修來的福。

如果估計沒錯,此名劣質應該是本人一位舊識(有點後悔開Blog不改掉網名…),大概是從推介而來吧。以後相信也會時常光顧,偶爾我也會跟他玩玩的,就當是餘興好了。

另外,其實我想問一下,在家中飼養劣質,可否加入愛狗會的?其實劣質也挺像狗狗的,嘻嘻!


萊茵 | 30th Aug 2006 | 隨筆寄意, 網絡搜記 | (1377 Reads)
今個星期終於上了精選推介。縱使我知道這沒什麼了不起,也知道這就像新城頒獎--人人有份,永不落空,但也禁不住飄飄然的感覺,我突然開始感受到歌手們在台上的淚水多了幾分真摰。原來,快樂的泉源不在於那份虛榮感或認同感,而是可以單純地還原到有人在聽我唱歌。 (閱讀全文)

萊茵 | 21st Aug 2006 | 隨筆寄意, 網絡搜記 | (600 Reads)
因為一句「期待中…」,本想拖一下也不行…說這Blog Tag有難度並非說笑。第一自己是電腦白白,差點連問題在問什麼也幾乎看不明白;第二點是問題問得太仔細,基本上只要寫幾隻字就足以回答,難以發揮,也不夠好玩;第三亦是最大的難題,電腦非自己一人獨有,牽涉到別人的私隱之下,把桌面公開實在過不了良心關口(如果我有的話…)。 (閱讀全文)

萊茵 | 16th Aug 2006 | 隨筆寄意, 網絡搜記 | (1910 Reads)
這Blog Tag是森月靈四月初時踢來,當時我才剛寫Blog不久,連MySinaBlog的管理面版也摸不熟,更歪談Blog有何了不起了。當時曾承諾會寫,至今已四個多月,對Blog這玩意兒為何物總算略知皮毛,所以決定今天踐行信諾,不過難免東拉西扯,離題萬丈就是。 (閱讀全文)

萊茵 | 11th Aug 2006 | 浮生記事 | (589 Reads)

上一篇談了一下書緣,逆溯前塵,憬然赴目,不禁憮然…

從抽屜中找回這兩套伴了十多年,帶著回憶的老書:

Picture《三國演義》和《水滸傳》,每套分上中下三冊,一共六本。圖為兩書的中冊,亦是封面保全最完好的兩本。

 (閱讀全文)

萊茵 | 6th Aug 2006 | 網絡搜記, 浮生記事, 老木蟠風霜 | (1298 Reads)

說到書緣,就得先追溯到孩提時代,家人經營士多小生意,每天人來人往,亦有部份熟客以舖頭作為聚腳之地,與家父把酒聊天,麻雀耍樂,同時亦遺留一堆港產漫畫--《醉拳》、《龍虎門》、《如來神掌》、等等,字雖看不懂,一張張圖畫卻伴隨成長。如若問我,漫畫是否算在書本一門,我的答案是肯定的,不過,既是圖文並茂,只看畫不看字,自然就談不上看書了。

記得小學二三年級已經拿學校圖書櫃中的《福爾摩斯探案》來亂翻,時至今日,福爾摩斯如何神勇機智、故事橋段如何精迴路轉的記憶早已付諸東流,也談不上與書結緣。

 (閱讀全文)

Next